单人加冕不容“埸”!带着终生无法取出的锚钉,谢思埸5年终圆梦

558.75分!

谢思埸从第一跳开始就一路领先。从双人三米板,到单人三米板,不变的是场地和动作难度,更是闪耀的金牌。

17岁时震惊世界,25岁迎来奥运首金,8年的黄金岁月,屡次从低谷攀到顶峰的谢思埸,没有在伤痛和挫折前颓唐,而是以一如既往的淡定,一次次挑战比动作难度系数更甚的人生。

谢思埸收获两枚奥运金牌

天纵奇才,走上跳台战胜心魔

尽管才25岁,但跳水生涯前半段顺风顺水的谢思埸,拿到这块金牌,不是太早,而是太晚。

1996年出生的谢思埸从7岁开始学习跳水,起初的他用妈妈蔡宝儿的话形容,“是只旱鸭子”。儿时的他和家人去水上乐园游玩时,曾摔倒掉进了浅水池,呛水带来的痛楚和恐惧,让生在海边的谢思埸,一度谈到下水色变。

2002年11月进入汕头跳水学校训练的谢思埸,最初学游泳时,被教练绑着绳子丢下水,一个星期就学会了。刚会游泳,谢思埸就上一米板,后来跳到十米台。对水池莫名的“心魔”,自此不攻自破。

谢思埸小时候是“旱鸭子”

眼见儿子卓然的跳水天赋,原来做服装生意的老爸谢平忠,卖掉了100多平米的厂房,和儿子一起前往广州,当起了全职陪练,照顾谢思埸的日常起居。

家人的无条件支持,换来的是谢思埸的突飞猛进,2007年谢思埸进入省队,2011年,年仅15岁的汕头少年,成为第一个同时掌握109B和409C这两个难度系数为4.1的跳水动作的运动员。2012年进入国家队,逐级晋升之路,走得格外顺畅。

年少成名的谢思埸在运动生涯初期路走的很顺,2015年首次参加大赛,就在队友何超出现失误的情况下顶住压力,为中国队抢下了喀山游泳世锦赛男子1米跳板金牌。完成了中国队在该项目世锦赛五连冠。

此后,一战成名的谢思埸,又相继获得了国际泳联跳水系列赛马来西亚站男子单人三米板冠军、全国跳水锦标赛男子单人三米板冠军。

谢思埸获得2015年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1米跳板金牌

逢战必金,以至于央视记者在采访谢思埸时,都要用他的名字不断打趣:“谢思埸,谢思埸,夺冠总是很容易”。

然而,乖张的老天,却残忍地“刹停”了他前进的道路。2014年,刚度过成人礼的谢思埸为青奥会憧憬满怀、并寄望出征里约时,命运和他开了一场莫大的玩笑。

渡尽劫波,带着锚钉跳到东京

“2014年第一次手术,省队和地方各做了一次,左脚内侧打了两个钉子。”回忆起7年前被推进手术室的一幕,谢思埸轻描淡写。

18岁前的一周,他接受了2014年进行人生第一次手术,犹如“成人礼”般。第一次的考验他挺过来了,2015年的喀山世锦赛,他跳台转跳板,以一枚男子一米板冠军宣告“归来”。

但伤痛远不像谢思埸描摹的那样轻松。2013年备战全运会时,由于用力过猛,谢思埸把踝关节的骨片给拉了出来。在北京第一次手术时,没人陪伴左右,人生地不熟的谢思埸,一个人在医院,孤零零地接受着手术。

2016年里约奥运前夕,积极备战的谢思埸,同一位置前脚内植入的钢板出现错位,不得不再度手术,取出了之前那两根钢钉,而固定肌腱的那根锚钉,则成为谢思埸最熟悉的“伙伴”,一路陪他走到了东京。

谢思埸因伤错过了里约奥运会

骨科手术中常见的带线锚钉,是一种拧在骨头上钉尾带线的一种骨科常用内植物,用于韧带附着部撕裂的重建手术,既要把韧带重新缝回与骨组织的正常连接点,又要保证连接强度,一般钉体会深深打入骨骼内部,没有螺钉头露在外面,通常情况下,会陪伴身体一生。

不需要接受相同的手术,单看上面这段描述,你便可想像,锚钉深入谢思埸的骨骼,要承受怎样的痛楚。

时至今日,谢思埸的创口处,仍贴着一块醒目的胶布。“以防万一嘛,一直保护着。伤还算控制得住。”

浑身的伤病、搭档的状态起伏、再加上东京奥运宣布延期,谢思埸在备战东京奥运的路上一时陷入了迷茫,甚至险些要放弃自己的跳水生涯:“有时在水里,突然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?为什么要这样坚持?但当看到头顶上的国旗,又会义无反顾地去完成下一个动作。”

“它就是长在你身上的一部分,把疼痛吞到肚子里就好了!”谈及带伤作战,谢思埸总是轻描淡写。

那些没有杀死你的,终将使你更强大。

谈起伤病,谢思埸云淡风轻

处乱不惊,王者归来再度“夺冠很容易”

目送队友出征的汕头小伙,固然心有不甘,但却以更加搏命的态势,历经5年,满血复活。2017年布达佩斯世锦赛,谢思埸首次登上了男子三米板最高领奖台“称王”。2019的光州世锦赛,他成功卫冕。同年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上,他夺得男子三米板单人、双人和团体冠军。

然而,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,让谢思埸再度面临抉择。进入到2019年,东京奥运会的脚步越来越近时,谢思埸腰部新伤和左脚的老伤再次开始集中爆发。更糟糕的是,他的老搭档、奥运冠军曹缘也几乎同时被伤痛困扰,竞技水平开始起伏不定。

而如果没有疫情,谢思埸与王宗源几乎不可能搭档出征东京奥运会。

谢思埸王宗源男子双人3米板夺冠

谢思埸虽然只有25岁,却已经是中国跳水队中名副其实的老将;而2013年他一战成名时,王宗源才刚刚进入湖北跳水队接触专业训练。

在东京,赛前,谢思埸一次次地练习着走板,因为他几乎固执地认为走板“还是欠缺一些”。对于这个场馆名声在外的半室外风,谢思埸也把它视作是一次历练,“就算再大的影响,也要去克制、去适应。”

当搭档王宗源第五跳急于做动作,导致两人入水不同步时,淡定的谢思埸,稳住了队友的焦躁和不安。109C(向前翻腾四周半抱膝)完美入水,让5年的坚守,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

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,可拜上将军。

“9年时间了,(说)漫长肯定是漫长的,但是回头看想一切,所有的辛苦和汗水,都是值得的。”夺得东京奥运男子双人三米板金牌后,面对镜头的谢思埸,格外从容淡定,似乎第五跳的力挽狂澜没有发生过。

“任何周期,进入了就不远了,还是做好当下的每一步吧。想太多,反而会忽略当下该做的东西。”展望男子单人三米板时,谢思埸仍格外从容,“更大的目标可能就是单人。希望自己可以全力以赴。”

如今,两个“小目标”接连实现,此前一年才能和家人团聚一次的谢思埸,终于可以暂时放下跳水,津津有味地和姐姐谢思杭一起,轻松地逛逛滨海路,好好吃一顿牛肉丸和火锅了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fricametros.com